20081114

世界無比精彩The World is Just Awesome



這個廣告從一開始在台灣的發現頻道出現,每看一次我就想再多看一次。以前廣告系老師常說:「好看的廣告不一定是好廣告,有效的廣告才是」,那也是「感冒用SS」可以存在的原因。不過,反正我沒有要做廣告,這是近年來我看過最喜歡的廣告,所以才到YouTube去找,果然是有的...

這支廣告片被Po到YouTube上面已經半年了,這也應該是美國Discovery發現頻道新節目上線之後到台灣的時差。該片在YouTube第一天就有兩千個點選,半年來超過百萬點選,累積了五千多篇回應。留言中很多人都說是有史以來最棒的廣告,看了讓人心情變好、想笑、想笑又想哭、整天都一直在哼那首歌...

裡面出現的,不是Discovery熱門節目的主持人、就是經典場景與人物,有人愛「幹盡苦差事」那段、有人覺得「荒野求生密技」的主角很猛、有人覺得「流言終結者」互相放火最好笑、也有人欣賞史蒂芬·霍金(雖然還是有人問「那個坐輪椅的傢伙是誰啊?」)、有人愛非洲原住民的吶喊、有香港人因此得了思鄉病...,這世界無比精彩!

看電視的時間其實不算少,以前最常看發現頻道,後來國家地理頻道也進來就兩者跳著看。再加上運動節目、HBO、其他戲劇性節目如CSI犯罪現場...。最近也常看政論節目,看得滿腔熱血,反而是發現頻道有點冷落了。這個廣告提醒我,該關注的事情還很多。

發現頻道是益我良多的,會回來高雄也是因為嚮往該類型專業攝影師的生活;孤星旅遊(最早的Lonely Planet旅遊節目是在發現頻道)成為我背包客旅行者的啟蒙,促成我的《中南半島28天》;書、音樂與網路之外,發現頻道提供我一個看見世界的窗口;近期的「流言終結者」展示DIY的精神與可能性...。甚至,我反全球化,對所有「大一統」、好大喜功、民族主義、唯一信仰...沒有好感,或多或少都有關係。如果只有你是對的,別人和你不一樣就是錯,打得過時你就打,打不過就來陰的、背後踹人一腳。

生物多樣、文化多元才是健康的,才能平安喜樂、才好玩,才能讓我們住的地球繼續轉動。憤怒讓人振奮,復仇之心澎湃激昂,很多時候可以成就一些事。但是感動呢?這是不是更大的驅動力量啊?!

20081110

甜梅號在台南Sugar Plum Ferry@Tainan

浮在上面的是層油,是不是該提醒你,油之下的是100度的熱水。

南部終於下起冬雨,氣溫降了下來。與現在的朋友來到台南誠品,碰到以前的朋友,聽甜梅號十年紀念演唱會「是不是該謝謝你提醒我少了什麼」。小茅傳授的衛生紙減音法,適用這種並不適合開演唱會的小場地,特別是他們今晚,也許最後一場,都放飛了,音牆直灌入腦中,沒有塞一點在耳朵裡,耳膜會開花。

我們老到誠品曾老大對於我們專程來聽都感到訝異,現場看起來似乎也沒有像我們一樣的五年級生。但甜梅號已經十歲了呢!長鬃山羊都還沒這麼老,起碼撐過十年,然後辦個轟轟烈烈的紀念。十年,10 years after,a decad。這十年足夠讓我鬍鬚變白,從生手變達人,然後把自己放到一個好像有路的荒煙蔓草中,好的跟不好的都是才剛要起步。十年交一張成績單,再來下個十年吧!希望...

暖場的團之後,還有個十年簡介影片,甜梅號上場,除了開場掌聲,接下來好幾首演完,台下一片寂靜...,怎麼覺得像在看劇場啊?!是不是大家被甜梅號開場幾首震懾住了?還是這是新的演唱會潮流?還是南部聽眾太溫吞?直到「一個人的水道」奏完,老骨頭我實在忍不住了,出聲狗嘯,之後大家才開始鼓噪起來,接下來就恢復正常有曲終掌聲。別說我落伍了,爽就要出聲啊!不然會得內傷。

幾乎每首都玩White Noise音牆,兩首之間,充血飽和的Buzz音還持續迴盪,最悍的樂團也很難這樣玩吧?!票價500元,還送單曲CD、海報,超過兩小時紮實厚重演出(不含暖場團),太超值了吧?來就賺到。我無緣廣受好評的第一場,真好奇也是這樣從頭搞到尾嗎?還是又加料了一些?例如簡介影片。不過,起碼第一場的聲光應該好一些。

下半場的曲目是《謝謝你提醒我》裡面的長篇,三人破表狂飆,昆蟲白張口大吼,還把史艷文頭箍甩掉;孟諺打到傷肩扭手、葉子不知道有沒有手抽筋?三人下了台,大家都知道,安可曲是「新流浪運動」,不囉唆,歡呼喧囂之下再度登台,又調了一次音,然後...。

我看時間想要算一下有多長,因為我真的很想聽到現場20分鐘的「新流浪運動」,但最後我搞不清楚有多長,反正足以讓大家駭翻,連最矜持的聽眾也飛舞起來,像那隻蝴蝶...。開場的冷靜與結束的癡迷,還沒見過這樣的。

沒有,你們沒有少了什麼,是太多了!



其他照片

20081107

20081102

甜梅號 Sugar Plum Ferry

經0027一提,「甜梅號」成軍十年巡迴演唱11/9日在台南,那就Let's Go !

十年了,正式專輯只有兩張,2001年的《是不是少了什麼》,2007年的《謝謝你提醒我》,我當然都有。離開台北前夕,他們剛成立,甜梅號與「濁水溪公社」是當時聽現場我最愛的兩個團。不過,我還有一張1999年他們在Vibe演唱會的現場錄音,當時,小白還唱歌,貝斯手葉子還面對觀眾呢!剪一些車隊的影片時常夾帶進來,哈,來聽一些私房的甜梅號:







那次回台北是為了幫公司買一台MD,與同學聚會剛好遇到甜梅號演唱會。藉機試用MD錄音,除了他們的音樂,也把同學場中聊天的聲音錄進去,回來做了一張專輯CD,也寄一份給小白。

經過PUNK洗禮,噪音我頗能接受,只要不是重金屬那種千篇一律的芭樂灌腸音(外國友人做了一份調查發現:喜歡重金屬音樂的人基本上是羅曼蒂克的,意外嗎?我可是點頭如搗蒜),特別是噪音作為一種工具,或是調味。即使青澀,甜梅號的筆觸是細緻有味的,那種感受並不遜於當時主要聆聽的歐美大團。也是回來高雄,我僅有可以跟小茅炫耀說:「有個團你應該聽看看」...。我記得應該有燒一張給他,小茅的反應好像是音效太糟而不敢恭維吧...。

其實我對甜梅號印象最深的現場是1999年稍後的「春天吶喊」,我唯一參與的春吶演唱會。小白開場:「我們不是鐵達尼號,但我們是甜梅號!」。因為「感冒藥」的關係,當天腦袋一片混亂,前後有些什麼團都忘了,唯獨甜梅號,絕對不同的氣質。

後來小白也在誠品音樂館,成為前後期同事。有一次小白、我弟、我、幾位朋友還到深坑山上去賞螢,《是不是少了什麼》中的「螢火蟲小夜曲」會是當晚的寫照嗎?最近一次見到小白,哦,已經改叫昆蟲白,是《謝謝你提醒我》在夢時代的簽唱會Solo,請他簽名時他大概已經忘了我是誰。

哈雷路亞!Yo La Tango十分鐘緩飆,Sonic Youth十五分鐘長篇都不夠看了,甜梅號「新流浪運動」一舉破20分鐘,好像永遠嫌不夠長的Singletrack。兩張正式專輯都很棒,我喜歡他們不滿意的《是不是少了什麼》多一點。但,讓我迷上的是更早之前的甜梅號,佑子(前鼓手)破嗓之後壓榨出來醇釀、不唱歌的簡約澎湃...。喜歡的不是他們做出什麼,而是沒有做出什麼,那些成名在望之前與之後、與音樂無關的事。剩下的,就是一種taste,旋律、曲式、什麼時候該收放的控制...

甜梅號出一張,我就收一張;如果有演唱會,一定盡量去,即使已經搖不動!不是我夠意思,你們夠優、夠屌!

甜梅號官方部落格
「我們不是成名的樂團」

20081028

失語的阿飛西雅Aphasia

來聽歌吧!


他們失語,我失億...



11/8(六)晚上8-9點,他們在誠品夢時代有演出...

20081025

巴黎印象三Detouring Paris 3

最後一天,我設定了幾個點,來趟地鐵大會串,7線+1線+2線+4線+9線...,我要把十張套票都用完。所以來到新凱旋門看一下地鐵極西是什麼樣子,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人不是多的Shopping Mall;先前在蒙馬特相中一條項鍊,一直沒有看到更喜歡的,就回去把它買下送給老婆。不過地鐵串錯了,往南繞回拉丁區,那就先到廬森堡公園逛逛,再搭另一線坐回去。途中,分頭玩的台灣小姐打電話求救,為了到另一間店取貨,希望我去帶她搭地鐵。我不在附近,叫她問一下店員如何搭地鐵,她硬著頭皮去搭,才發現沒那麼難,還頗得意可以自己一個人搭地鐵。

原來很多旅遊書籍或流言都說巴黎地鐵有多髒、多危險,不要一個人搭地鐵之類的。也許,這是可能發生的,我老是覺得這和出門會不會被車撞的意思差不多。搭地鐵的確什麼人都有,流浪漢、窮人、辣妹、西裝畢挺的新貴、帶著菜藍車的主婦,髒的、漂亮的、香的、臭的、圓的、扁的、白的、黑的,黃的不少...。這麼好的工具怎麼不用?地鐵是觔斗雲,是風火輪,有張地鐵路網圖就搞定。

只有一種交通工具可能更夯,那就是Velib',我是直到收假前,才騎著Velib一個多小時,可能不會更快,但邊觀光邊行進可就厲害了,那種自由的感覺更是無價。很多人都說,因為Velib'的關係,巴黎經驗重新改寫。

忘了說巴黎的天氣,9月底早上溫度剩10度左右,如果是晴天,中午可以達20度左右,非常舒適。難怪這麼多人在戶外曬太陽,我是幾天而已臉就曬黑了,只有臉,其他是長褲長袖。而到普羅旺斯的頭三天有季節性強風,雖然是在南部,不會比巴黎溫暖,早晚我幾乎要把所有的長袖衣服穿在身上。北半球這個緯度的國家真是得天獨厚,最宜人居,真叫人羨慕。

頭人當久了,到沒來過的地方玩都像在探路,即使肌肉不適應,還是以行軍的速度走了很多路,放鬆的時候很少,真正停下來體驗也難得。不過,我也的確在教堂內放空幾分鐘、在長椅上舒服地打盹,還坐在路邊雅座吃甜點、喝咖啡,即使不是左岸。下次,會期待與有默契的人一起來玩,信任我帶的方向。

巴黎照片輯

20081023

巴黎印象二Detouring Paris 2

第二天,坐地鐵到遠一點的蒙馬特Montmartre,從聖心堂高地俯瞰巴黎,隨著日頭升高,遊客越來越多,還有韓國婚紗團來取景。浪漫是烈日下的冰淇淋,背包客不會有這種不切實際的感受,只要走進常民通道,巴黎的活生生帶有血的味道。不想幻滅,那就別來巴黎自由行。

刻意到附近的蒙馬特墓園逛逛,想要找一下Jim Morrison的墓園。在墓園地圖中看不到他,難道被管理單位刻意忽略?進入墓園中逛一圈,除了貓,也沒有特別奇怪的人聚集在某個墓碑前,也沒有一個墓碑有特別多的鮮花。

原來我跑錯墳墓了!功課做不仔細,Jim morrison是埋在Père Lachaise Cemetery‎墓園。後來在網上找一些資料,Jim Morrison死後仍興風作浪。原本低調的墓碑先是給管理單位冠稱號,結果被偷;有個藝術家自動為他做了個石雕像,也被偷。歌迷經常來此朝聖、塗鴉、追思會辦得像音樂會,「鄰居」也不勝其擾。租約30年期滿時本來管理單位要Jim Morrison走路的,後來他的家屬答應負責僱員清除周遭塗鴉及維護,才得以繼續住下來,2008年起甚至有守衛防止歌迷的脫序行為。怪怪,Jim Morrison的墳墓還是巴黎十大景點之一呢。

一個沒有搖滾文化的國度的十大觀光景點有搖滾明星之墓。百年環法賽的光榮竟被美國人連拿七屆(或八屆)冠軍;而2008奧運,純正美國特產的登山車賽居然被兩個法國人拿走金銀牌。世界真奇妙!

下午來到瑪黑區Le Marais,巴黎仍保留舊日尺度的古街區。行前與人討論要去哪些地方時,冒出來這種獨立於數字分區之外的區名,讓我困惑了一下。這好,會迷路、搞不清楚的城市才好玩。別問我瑪黑區內的精品名店,這些巴黎教戰守則的必爭之地,我PASS。逛逛佛日廣場、看看老屋簷下的廊壁攤,然後在巴士底廣場附近市集買了一些熟食當午餐...。對我來說重要的是,終於分清東南西北、長短尺度,巴黎收放指掌間,要去哪?我帶路...

20081022

巴黎印象一Detouring Paris 1

這次法國行,普羅旺斯的部份我都沒做功課,因為那是工作。回程到巴黎,多留三天來逛逛,沒有特別期望,但我的確稍微做了功課。起碼看看地圖,認識巴黎分區,安排一下地鐵路線...。

如果不血拼(去已知品牌比價不叫shopping)、不去艾菲爾鐵塔(天知道這是地標)、不逛羅浮宮(沒空)、不喝左岸咖啡(觀光客的貴),巴黎又會是如何?這是我行前鐵齒的設定。

早上從五區的飯店走到塞納河畔,第一個想看的就是新橋Pont-Neuf,「新橋戀人」的新橋。Youtube還看得到法文原名"Les Amants Du Pont-Neuf"的預告片。新橋不新,那是巴黎最古老的橋之一,這是行前成形我巴黎最顯著的幻象,從這裡開始最恰當了。

從飯店的第五區穿過塞納河到市政廳一帶,再往西走經過龐畢度藝術館,到歌劇院,然後再到香榭里榭大道、凱旋門,全都是走路,一個都還沒看夠就往下走。因為沒設定目標,走到協和廣場之前,一時倦意,就坐在長椅上曬太陽,舒服到睡著...。巴黎市中心到處古蹟,多到跟範厝一樣很快就沒感覺,先前在亞爾或艾克斯反而看得到建築。

和台灣的廟一樣,教堂是巴黎最友善的室內空間,不收錢,只要不大聲喧譁。這大概也是少數可以登門入室的古建築。除了教堂,我只付費入場去參觀先賢祠Pantheon(一張票7.5歐元),為的就是看《傅科擺》書中的「傅科擺」場景(這本書啟迪了暢銷著作、電影「達文西密碼」),這個證明地球自轉的儀器,從圓頂高懸而下擺盪,非直線地擺盪,畫出漂亮軌跡地擺盪...。書中主角現身的場景是「藝術科技博物館」,先賢祠的這個不曉得是不是由那邊移過來的?參觀指示牌說不能拍照,結果閃光燈此起彼落,就在管方人員面前。法國人有彈性,我喜歡。

20081021

七個關於海角七號 7 notes about cape 7

不管是看爽還是不爽,海角七號已經創下記錄了,我那時不是說有史以來最強....

1. 主流媒體送炭不足、添花有餘。除了本片的品質,票房靠口碑,看過的人推功厥偉,小蝦米再一次立功。
2. No Taiwan, no money. 怎會有人想不透?
3. 本片對於地方經濟效益的提振,選總統穩凍蒜。官方鼓勵、學習都來不及。
4. 客家話、台語保留古音,精準、生動,「國語」難以比擬。哪個才是咿呀方言?
5. 票房第幾都沒關係,贏過那隻「變蟲」就很爽。拼命想要西瓜挖大邊的人,西瓜你拿去,有一天我的南瓜比你大時,不給挖。
6. 時局如此,有王健民時寄託王健民,現在有海角七號。
7. 幹,我足爽耶!

(Photo/ 0027)

20081020

艾克斯印象Detouring Aix en Provence

兩天亞爾Arles、兩天馬尼Mane的行程結束之後,因班機在傍晚,所以主辦又安排了愛克斯Aix en Provence的自由行逛街行程。愛克斯Aix en Provence是普羅旺斯大城,以噴泉聞名,又稱水之都,離馬賽Marseille很近。不過,我們既沒在此過夜,也只停三個小時,偏見是必然。

先到噴泉圓環La Rotonde旁的遊客中心拿了地圖,就隨意逛了起來。同班機離開馬賽的有五位,克羅埃西亞小姐、立陶宛小姐、加拿大小姐只想找地方坐,台灣小姐正為巴黎血拼暖身,我只想拿相機狩獵,坐下來吃午餐不是我的選項。

剛好當天是綠色能源運輸展,Cours Mirabeau大街上展示了單車、電動車、油電車等,觀光電動車在會場穿梭,還有街頭表演。一位背著小野人信差包的跑車騎士看我拿著大相機,跑來和我聊天,因為兩個英文都不好,一開始以為是德國人,後來才發現他是當地人。他兒子參加這個活動的單車遊街隊伍,他來終點等兒子。他說法國信差包也不好買,要事先上網搜尋才找得到,兩人還比手畫腳講了一些定速車的事。他很親切,對於不能說流利英文感到很不好意思。後來也有朋友說,如果你說得一口流利英文,法國人不見得要理你,但如果你說著破英文,那只是溝通的工具,他們就蠻親切且有耐心地和你交談。直到這次行程結束,我沒有碰到讓人不舒服的法國人,算是幸運嗎?還是碰到的也大都是觀光客?

艾克斯真的是噴泉之都,除了那個地標式的La Rotonde噴泉,還有一個存在三百多年的古蹟噴泉,長滿青苔與蕨類的斑駁巨石,再莽撞也不會認為這是一塊破石頭吧?其他大大小小的噴泉就藏在Cours Mirabeau大街北邊的巷弄中,隨時會碰到一個。我的問題是,這泉水可不可以喝啊?

到法國之後,我最中意的是舊城裡的曲折巷弄,大都只能容一輛車通行,保留舊時規模,沒有因應汽車文明而擴張馬路。亞爾是,艾克斯也是,老房子裡賣些新東西,細節很多,有點眼花撩亂。沒有自己的體驗與詮釋(可能早就沒了),只能拍些建築物外觀,而這些,早就在那邊了。

跟著人們排隊買份麵食,有麵包、三明治、Pizza之類的,我買了兩塊鹹派,吃起來有點像蔥油餅加九層塔蒸蛋(有這種東西嗎?),邊走邊吃。然後,遇見仍在血拼的台灣小姐,把她拖回集合點,三位小姐及司機應該等十分鐘了吧?就這樣進了馬賽機場,往巴黎飛去。

艾克斯相片輯

20081017

馬尼印象Detouring Mane Provence

這真的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小鎮,說鎮還不如說是村,會到這邊是因為歐舒丹L'Occitane關係企業的渡假飯店位於這個村落。這個飯店不是蓋的,Le Couvent des Minimes Hotel & Spa,不是隨便就住得起的飯店,若有飯店敢位於默默無名的普羅旺斯村落,那一定非同凡響。不過,給我住是浪費了,我傾向是個背包客,有單車哪裡都敢去,而,這是個吃好住好的記者團。

當第二天晚餐前主辦歐舒丹安排世界各國記者們(全團只有我一個男生)SPA時,只有兩個人放棄,一個是來自克羅埃西亞的豪爽女記者,她寧可到中庭抽煙;另一個是我,背著相機入村而去。

Mane有多小,只有一間雜貨店,幾間餐館,大多數面主要接道的店都是關的。倒是髮廊有兩間,顯然這是要緊的事。我從村郊的飯店走來,看到山丘上的碉堡就往山上走,迷路就迷路吧,頂多錯過晚餐。普羅旺斯鄉間,許多村落都位於山丘上,最高點一定是間教堂或碉堡。下午回飯店時,我們這輛車的司機走錯路,雖然我沒看地圖,也分不清方位及相對位置。有幾個徵兆讓我察覺他走錯路了。第一,他雖然開第一輛,而且把速度放慢,其他車卻沒有跟上來;第二,我先前聽地陪說我們離開的地方離飯店不遠,而他已經開了30分鐘仍在我沒有印象的路上;第三,他朝著歐舒丹總公司而去,而我們早上才去過,就行程安排邏輯上不合理。我二度提示他我們要回飯店而不是去別的地方,他說他知道,不過開了快一小時之後,司機的手機響起,雖然我聽不懂他們說什麼,顯然就是其他司機問他開到哪裡去了。回到飯店,其他人早已換裝SPA去,司機才對我們說對不起,承認他開錯路。媽的,耽誤我去村落探險的時間!

我走上山丘,是個在整修而沒有開放的碉堡,繞著牆走半圈,看到小路就往下走,一位年輕女子對我說Bonsoir。你看,果然晚了吧!高點俯瞰下去,還真是有電影中普羅旺斯的感覺。沿路老舊石砌房子不少,但是人沒看到幾個,應該也是個沒落的村莊,這更讓我興奮,機會難得。經過一處房子塌陷的遺跡,雖然建築形態差很多,就像是澎湖望安那種感覺。一隻雄貓對我走來,想討點食物吃吧?詭異,巷弄中,只有我跟這隻貓是動的,其他都沈睡了...

Bonjour ! 看到的第二個人類跟我如此打招呼,怪了,怎麼又變日安了。這是個尷尬時刻,樂觀的人說Bonsoir,悲觀的人說Bonjour,反正我是還不想說Au revoir。下到主要過街,人多了一些,再多,一眼忘去也不會超過兩個人,我自己不算。在唯一的雜貨店買了礦泉水跟水果,不是一定要,而是想玩。老闆娘先說法語,看我皺眉就改口說英語,完全沒有不耐,3.5歐元,心情好!

教堂都蠻壯觀的,鐘聲從鐘樓傳出來,這個情境怎麼形容?在我常態生活中,大概只有深夜的港都船笛可比擬(搬家之後就聽不到了)。鐘聲敲了六響,我還有一個小時。在最熱鬧的路口,有兩位男學生安逸的坐在路邊想搭便車,他們可能太悠閒了,沒有人停下來載他們。倒是一位看起來像流浪漢的中年男子,朝著村尾的方向而去,我邊走邊拍照,跟他同向。他在村尾的地方成功地搭了便車,到底是村尾比較容易搭到車(因為再過去就落荒了)?還是要裝可憐?這位中年男子顯然是高竿多了。

回到飯店後,大家集合去更middle of nowhere的特色餐廳吃飯。住、吃都是主辦單位精挑細選,一般觀光客難以親近,不過,這個破敗Mane的探歷,才是我的必要,一個一二不是三的偶然。

Mane相片輯

20081016

亞爾印象Detouring Arles

因緣際會得到一個四、五天的法國普羅旺斯工作假期,側拍一個當地國際品牌的記者參訪團。不是真正去玩,如果有空可以逛逛,那都算撿到的。這次行程有幾個印象較深的時刻,一個是亞爾Arles古城、Mane小鎮、Aix en Provence老街,然後是巴黎地鐵與Velib'單車行。

在普羅旺斯頭兩晚是住在亞爾Arles,這個以梵谷的畫作與生活場景聞名的羅馬形態古城,我用塞牙縫的時間走了兩趟,如果是背包客或單車行旅,應該有夠多的細節可以專程來玩。

第一印象,這是個悠閒的小鎮,遊憩餐飲蠻多的,直到看到古羅馬競技場,才發覺這是一個歷史重鎮。主辦單位安排的住宿Nord Pinus及Forum幾乎已是當地頂極飯店,位於聞名的Place Du Forum廣場,即梵谷名畫"The Cafe Terrace"所在地,Nord Pinus飯店外牆甚至有羅馬古建築遺跡。我特別喜歡我那間的鑄鐵木造百葉窗,新興飯店不會有的東西。

古城區大概逛一圈,街道幾乎只能容一輛汽車通行,沒事是沒有人會把車子開進來的。除了露天座位的餐飲,還有一些服飾、精品店、藥局(蠻多的),我對雜貨店、糕餅麵包店、肉攤比較有興趣。除了古羅馬競技場,幾個梵谷畫作場景,如Espace Van Gogh、Les Arena D' Arles、梵谷居所...,還有共和廣場Place De La Republique的Saint Trophime教堂、方碑,都是著名景點。教堂內的高聳肅穆也令人印象深刻,宗教想要藉由空間傳達給人們的訊息還真是一致。

亞爾Arles相片輯

20080924

巴黎公眾單車初體驗My Velib' 2008

我從巴黎回來了!成功地用我的晶片VISA卡租了Velib'公眾單車,在香榭大道、歌劇院、左岸、新橋、拉丁區一帶暢遊。比地鐵更便捷,租車站也很多,不會找不到車,只怕還車點太熱門而沒位置*。大馬路如香榭大道上雖然比較少見租車站,但是一轉往旁邊巷子就很容易找到。我就來簡述一下操作過程,因為太趕,照片沒有每個過程都拍,當地人幫我刷卡買當日通行證時是用法文模式,所以也不大了。不過,大概流程是:

一、購買一日、一週或長期租車證
1. 在路邊Velib'購票機鍵盤按3選擇語言,再按2選英文。
2. 英文模式下按2(Subscribe)挑選購買證券(動作完成都按V確定),我挑單日1歐元。
3. 鍵入4位數自選密碼,確定再按一次密碼。
4. 插入晶片卡,刷卡完成時有顯示,抽出卡片。
5. 從出票口送出一張有7位數字的租車票證。

二、租、還車程序
1. 購票機鍵盤按3選擇語言,再按2選英文。
2. 在英文模式按1選擇租車(Holder of a Velib' short term ticket)
3. 輸入7位數租車票證號碼
4. 輸入4位數自選密碼
5. 輸入挑選車架號碼(每個車架都有編號,如果該車架沒有車,就無法繼續操作)
6. 到所選該車架按一下解鎖按鈕,燈號變成閃爍,這時可以把車子抽離車架,上路!
7. 還車,則到有空位的車站,把車子插回車架,燈號從閃爍變成綠燈,表示完成還車,要繼續租車得等半個小時以後。

完成購買票證程序之後,我各租了兩次,每次都超過半小時,但不足1小時,所以都付了1歐元,連同票證,總共花了3歐元。以往的資訊已知租車計價方式,頭半小時免費,第2個半小時1歐元,第3個半小時2歐元,第4個半小時3歐元。對於遊客,半個小時內還車者不容易,因為除了路程,還要找租車站,常用者則應該很容易規劃。

使用情況呢?以我坐在路邊咖啡廳對著騎車經過的人拍照,騎Velib'者和其他單車者各半。除了觀光客已經很多人使用Velib'逛巴黎,上下班期間使用Velib'通勤者也很頻繁,應該是貪圖還車之後免保管吧。不過,也看到很多Velib'的單車沒有還回車架而鎖在路邊欄杆上的情況,顯然租車站密集度或調度還趕不上所有的使用需求。

車況呢?雖然車子是重了點,但還算輕快,3速Shimano Nexus內變系統算恰得其所,我是覺得夠用,故障率也低。我租的兩輛變速都正常,而其中一輛前輪輪框稍微有點變形。租車站中或路邊偶而有破胎等故障狀況,放眼租車站中的所有Velib'單車,良率還算高。

而巴黎的交通,我想台灣人如我很習慣,有點塞,有點亂,不像德國或美國人對於交通法規的一板一眼,彈性還蠻大的。雖然有些路段不能騎單車(很少),但Velib'及其他單車騎士滿街跑,不管是單車道、與Bus共用道、一般馬路,人行道也有人在騎,或許是觀光假期,寬容度高一些吧!我是騎得自由自在,沒有任何汽車駕駛有不友善的舉動,即使是與一堆車塞在香榭大道上,汽車駕駛看起來蠻習慣單車騎士的。

因先前有人說台灣晶片卡不能用,原本已放棄嘗試使用Velib'而打算去租一般單車,但在搭機回台前幾個小時還是去試了一下,結果真的可以用!雖然第一次麻煩了一點,但一次之後就愛上了這個系統,下次到巴黎,請用自己的晶片卡來玩吧,比地鐵更便捷,還可以一邊觀光,讚啦!

我的Velib'2008相簿


*正是因為有當地人正想還車而沒位置,看我想租車而不知如何操作,他就幫我操作。老實講,對於第一次使用、不懂法文的外國人算難上手,即使可以切換成英文模式。

p.s.兩個月後信用卡帳單來,果然是3歐元:

20080718

16歲的憂鬱 Sixteen Blue


隔牆張望
沒有人聽也沒有人找
這是個無聊的遊戲
想也知道等待沒有用

吹噓著自己不懂的事
什麼女孩和女人,男孩和男人
而性是矇懂未知
現在你開始懷疑
會不會是同性戀

你這年紀是最難熬的歲月
每件事都要死不活
也許有一天你會熬過去

送你媽到銀行
告訴你爸你要去約會
其實是自己一個人

誰也搞不懂你
而你一點也不懂何謂性感
我不了解
只能對朋友說我沒事

你這年紀是最難熬的歲月
每件事都要死不活
你看起來實在很可笑
你笑不出來吧?是嗎?
16歲的憂鬱
16歲的憂鬱


心血來潮,翻出塵封的唱片,The Replacements,這個不成功的美國地下樂團我居然有整套的(除了加料的再發行專輯)。"16歲的憂鬱Sixteen Blue"來自他們1984年Let It Be專輯,應該算是他們最棒的一張,當年滾石雜誌給了4顆星,而2005年加上未發行單曲的再發行專輯卻給了滿分5顆星。

已過了16歲很久(兩次以上),聽這首歌眼眶還是會紅,連續好幾天都響著這首歌的旋律與歌詞。主唱Paul嘗試把一個狂暴的地下樂團轉往更為寬廣的方向,歌慢了,情感清楚了,或是耽溺了,不管,總之具備感染力了。不過酗酒不濟事的吉他手Bob卻沒有跟上,寧可擺爛。在他被開除前,還是謹守本份,在這首歌中,像烏鴉叫的吉他聲調反而十分迷人,尤其是最後一段。

懷念一下青春吧!16歲的憂鬱...

The Replacements - Sixteen Blue
Found at bee mp3 search engine

Sixteen Blue by The Replacements

Drive yourself right up the wall
No one hears and no one calls

It's a boring state

It's a useless wait, I know



Brag about things you don't understand

A girl and a woman, a boy and a man

Everything is sexually vague

Now you're wondering to yourself
If you might be gay



Your age is the hardest age

Everything drags and drags

One day, baby, maybe help you through



Drive your ma to the bank

Tell your pa you got a date

You're lying, now you're lying on your back



Try to figure out, they wonder what next you'll pull

You don't understand anything sexual

I don't understand

Tell my friends I'm doing fine



Your age is the hardest age

Everything drags and drags

You're looking funny

You ain't laughing, are you?

Sixteen blue

Sixteen blue

20080708

記憶拼貼 Copy & paste 20020630

2002年6月,第一次真笠山環線。

山羊成立前期,已經與傑笙車店的朋友,還有智元、歐陽、郭醫師等去過笠頂山。笠頂山是屏東熱門郊區健行路線,第一次去騎到斷鍊還把後變絞壞。後來找到一條另類下山的路線,可以形成環線,笠頂山就列入《路徑1》的挑戰路線。後來聽聞串門公司友人林大哥說還可以從更高的真笠山接到笠頂山,這次來一探究竟,誤打誤撞接回笠頂山,形成真笠山環線,算是笠頂山加強版。

嘉義H2O阿民等車友來會,原本預計從水門上白賓山登山口,沿路嘗試錯誤,直到瑪家村,當地朋友指示後山可以接真笠山,路線於是確立,列入《路徑2》挑戰路線。

20080702

記憶拼貼 Copy & paste 20020519

2002年5月,聽說車隊前次沙溪林道行程騎到39K崩塌處,而沒有看到40K路牌。這次就是要來光復40K。

沙溪林道從2000年起開始拜訪,列名《路徑—台灣單車路線全集》之一。當初知道這條路線應該是串門老闆鄭先生介紹的,這是他和他兒子喜好的賞鳥路線之一。他們會開著吉普車入山,有時候露營,騎登山車應該是沒問題的。第一次到達40K時,路牌還掛在右側崖邊原來位置;2002年時豬頭超人與耀德沒找到40K牌子,所以這次專程要去把牌子找出來。因為持續崩壞,牌子已經倒下而被人放到左側(山壁)草叢中,難怪沒看到,這次有圖為證。

接下來車隊還去了好幾次,其中因為23.5K松樹林之前的路經整個坍掉而中斷一陣子。後來又有尾沙環線、沙溪0K完整版等幾個玩法。2008年最新狀況是,目前只能推進到38K,路基被瀑布沖斷了。沖斷?!以前印象中沒有很大的瀑布,可能是這幾年比較潮溼多雨,沿途多了很多流水、清潭。

記憶拼貼 Copy & paste 20020413

「老中青」山普拉慶推薦我們入住附泳池豪華山屋,並饗以南世部落巡禮,人少但是很棒的行程。

枋寮「老中青」車隊和長鬃山羊淵源很深,如果記得沒錯,那是因為001智元與郭醫師,再從那邊認識了枋寮老中青車隊。為什麼叫「老中青」?因為他們車隊出來騎車,老一輩的、中年的和青少年都有。當時由活動力驚人的許瑞慶先生負責活動安排,自認是十足的平埔族,也喜好打網球,外號「山普拉慶」或「許普拉斯」。
他們引領我們見識了「枋寮三部曲」(老七佳、大漢林道、士文部落),並且號召南部最早的登山車俱樂部聯誼賽,是為「內文盃」,是四林格盃(菲力)、山羊盃門馬羅挑戰賽與紅瓦厝盃的啟蒙。也因此認識了內埔「山腳貓」車隊、恆春「菲力車隊」,長鬃山羊也是在那個時候逐漸贏得「變態車隊」的名號。而且,老中青也是浸水營古道越嶺的始作俑者。

南世部落之旅,則是老中青又一好路線,深入不為人知的「內獅頭」。「南世」部落的由來,原本以為是來自原住的排灣族語,不過目前找到的資料顯示是來自「獅頭山」。原因是附近山區一塊像獅頭的光禿岩層,應該就是「獅子」鄉的來由。先從「獅頭」山開始,位於山內,所以是「內獅頭」,以後簡稱「內獅」,而「南世」應與「內獅」同音。兩天的路線經過現在內獅國小的前身—「內獅頭公學校」的原址,以及南世部落遺址。

20080630

記憶拼貼 Copy & paste 20020406

2002年4月,豬頭超人芫彰帶隊,據說有一條可以從不老溫泉接到藤枝的路,結果完成美輪山環線,小扛車不是問題,這樣形成一條獨創的環線。Possibility !

這次除了北羊(元忠與吉評),還有很多即將不再出現的朋友...

20080627

記憶拼貼 Copy & paste 20020324

2002年3月24,銅礦越嶺隔天,4+2兄弟們拿出「初鹿後山」來款待,體會什麼叫吐血坡。傳奇的Peter在吐血上坡路段來來回回問著「有沒有問題?」,他的車則是單車菁英打造,有些獨一無二。
奇怪的是,吐血歸吐血,回程時大家卻興致高昂,駭得很!一個變態車隊的誕生。

20080626

記憶拼貼Copy & paste 20020323

本想把當時行程High Light一下,寫寫沈澱之後的感想。不過,一邊動剪刀、糨糊時就已經是了,影像足矣,說得太多,也爛了。頂多,側寫一些怕忘掉的事情...

2002年,許大哥地頭之故,與台東「4+2」聯誼。頭一天先招待我們銅礦越嶺海岸山脈,由東河出來。已經退休回日本的龜田先生少數參與的行程,才和我們騎過幾次車,卻對我們有合宜的、淡淡的認同,即使沒跟車隊騎車了,還是交了好幾年的隊費。

P.S.車隊2000年成立,為何從2002年開始拼貼回憶?很簡單,那年我開始用數位相機,才有豐富的數位影像留存,可以方便的給他「類比騎乘+數位再現」。

20080625

記憶拼貼 Copy & paste 20020209

「你認為事情既已發生,往日便已結束,不可改變了嗎?哦,不,往日裹在五顏六色的波紋綢裡,每次我們瞧它,都會看到不同的色彩。」—米蘭.昆德拉,《生活在他方》

接下來,有空的時候可以來玩一下記憶拼貼。

20080619

無名國家 Country have no name


商品有無印、無名,可有國家沒有名?

這裡就有一個。

這個國家沒有總統,連地方首長也沒有。這是個七百萬+五百萬先生與小姐的天大笑話。

這個國家沒有國旗,正式場合沒有,因為想逢迎的大主子不許。只有民間、體育或是其他非正式場合看得到,要不就是偶而阿Q一下拿出來搖旗吶喊。這面旗子有多光彩?這面旗子務實地不存在。

這個國家要叫什麼?

20080608

重回大坪頂 back to detour


昨天下午,隨興邀約一下,三個人一路從鳳山騎到大坪頂,要去玩下週六B級俱樂部聯賽的「鳳山水庫越野賽」,即林園高中單車隊的越野主場—大坪頂。

這片以白茅為主要植被景觀的火燒草原,雨季時草長及肩,乾季偶而會燒成一片焦黑,是鳳山丘陵的一部份。和雞母山地形雷同,不高、但是起伏劇烈。因為地緣關係,早在2000年之前就已被當時仍是林園國中的張慶瑜教練闢為操練場地,也因而辦過登山車繞圈及下坡賽。那也是我的正式登山車越野賽初體驗,雖然那次在領先時以斷鏈退賽收場,但是自己對登山車的取向與癖好已經確立。

體能、技巧、反應,要在有上有下、全般路況的越野賽中獲得好成績,三者都需具備。自己疏於練體能,總是在一次次的行程中完備了操控技巧與對於任何路況的反應。曾有一次和友隊聯誼,上坡路段大家差不多,然而在一段Off-road下坡中,暫停時一回頭,我們車隊所有成員先後抵達,然後才是友隊的成員。

幾年過去了,車隊也遭逢人事紛沓,向心力失焦,披星載月,不再了;一往無回的越野探險,沒了...。不過這就是成長,就是變老,正常得很!

輪子一從柏油進入大坪頂賽道,如印記般的越野細胞瞬間覺醒。前向小陡坡,重心一移轉就上了,比當時超越大俠時更俐落;陡下急轉,嗯,需要抓到踩踏再加速時機;落差,要讓我翻車,那是不可能,想都不用想;碎石陡坡,那正合我意,這還不比「下馬威坡」;衝上下坡賽起點,下坡比快;急轉,很好,來測試我的轉倒臨界質在哪?下次會更快;最後幾個陡爬坡,有點喘不過氣囉,該去練體能吧,還好不長;衝出柏油路,右轉衝線,7分58秒...

是非不過就是多數決,時代一點也不容你主意,家門口的主權憑人踐踏,行樂也不及時...。這是不能控制的部份;不過,以登山車建構起來的單車生活形態,我不準備放棄,事實上也無法放棄。我生命的精華也不過這幾年,這是萬中不挑二,我在Off-road中極端自在,精彩絕倫的detour!

P.S. 20080614大坪頂泥巴大戰,我拿到了當初掉的N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