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7

Too old to Rock & Roll

近期一連串的牙齒根管治療,損失了四顆牙齒,特別是右邊臼齒區,幾乎全面敗退,已無咀嚼功能。而左邊牙齒因為童年鄉下的齒科經驗太過恐怖,所以治療到一半就澇跑了,接下來的二十多年幾乎都是用右邊咀嚼,導致現今因為過度使用而崩壞殆盡。而把童年那顆禍首臼齒拔除以後,想要恢復用左邊牙齒來咀嚼,卻發現因為長期不用,齒列已經歪了,也不能咬和完全,特別是米飯根本就咬不碎。

我勒!一邊過勞死,一邊擺爛,誰叫我怕牙醫(那是童年經驗,近期的治療其實都不會太不舒服)。如果要處理,一邊需要植牙,一邊需要矯正,牙醫估算,錢先不說,需要三年的療程。心想,那就算了吧,能活多久很難講,但那堅固的三年似乎是一個跨不過的障礙,這個超過我能力所及了。

年過40,以自然人的壽命而言,已經逼近保存期限,若不是現代醫學發達,恐怕來日無多。人生頭一次,我想到「老」這個字。

這讓我想要做一些改變,例如很多事沒有必要去計較了;心裡放不開的,可以解凍了;可以做的、想做的事,那就專心地做吧!

2 則留言:

Lea 提到...

快去醫吧
我都被嚇哭了也是要去阿

ak 提到...

是啊,我會去找另家朋友介紹的牙醫,只做植牙,看會不會簡單一些。
其實吃慢一點還好,可以等都掉光了,來裝假牙,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