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1

含一顆優拉糖果,2006新口味...

Yo La Tengo-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

前些日子,忘了是什麼場合,坐在計程車上聽到「優拉糖果Yo La Tengo」的2006年新歌,是一首狀似Disco的輕鬆曲子,明明不是流行團還裝可愛,真愛玩!

Yo La Tengo每發新專輯我是必收的,拜託老婆到誠品音樂館代班時順便幫我買。不過,我老婆忘了這件事對我的重要性,她忘了連我手機鈴聲都設定成Yo La Tengo的"Honky panky nohow"旋律...。所以我只好自己跑一趟,這陣子許多音樂評介都把Yo La Tengo這張最新專輯列入2006最佳唱片,想必是買得到的。果然是買到了,還打85折,碰到小茅的強力推銷,也順手帶回來Sonic Youth的最新專輯,以及兩張他們被挖出來的舊作新CD,和兩本贈閱雜誌,「大聲誌」以及HINOTER,也都有Yo La Tengo的評介。

大聲誌用「淘兒Tower還存在的年代」來形容Yo La Tengo已算是個恐龍團。那是北部觀點,南部觀點是:第一次聽到Yo La Tengo是在Power House還在的年代,那個高雄獨立音樂最昂揚的年代。那時,到Power House點杯飲料,坐在DJ台,聽一晚上小茅的西洋音樂洗禮,一部份是要驗證自己的音樂品味(不點歌而聽到小茅放自己喜歡音樂的頻率);一部份就是來蒐集新的聽覺材料。某天晚上聽到了他們的1992年首張大碟"May I Sing With Me",我就跟小茅說我要買這張專輯,他還很訝異我會喜歡這個還名不見經傳的新團。如果現在Power House還在,或許音樂也不會斷得這麼徹底,而Yo La Tengo真的是碩果僅存,他們不僅還活著,而且創作力似乎也不竭盡。你知道,有些團、有些音樂是只能年輕的時候聽,過了就過了,Yo La Tengo不同。

看著這些評介,才驚覺不只Yo La Tengo是恐龍團,自己更是老掉牙了,而那些我熟悉的脈絡與語彙何在?據說最早把Yo La Tengo譯成「優拉糖果」的是徐昌國,這才是我那個年代的咖。徐昌國說等他死了,Yo La Tengo1997年的"I Can Hear the Heart Beating As One"是會個跟著他下葬的三張專輯之一。我已經忘了是三張還是五張,說得真窩心...徐昌國,你死了沒?我還活著,苟延殘喘,抱著Yo La Tengo不放...我還把"Little Honda"放進車隊的記錄片中(坐船的那一段)...

2006新口味如何?嗯,基底是Velvet Underground以降的洋蔥大蒜味,有點嗆辣,但不是辣椒那一種;有一點紐約客的肉桂味;這回吉他起士粉又放得重一點了,酬謝老主顧之用;還有一些莫名奇妙的香料;甜味來自噪音楓糖,而非蔗糖或糖精,這點,不習慣的人嚐不出來...

1 則留言:

irene 提到...

這也是Yo La Tengo的調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FZciN71RAM